从总理的“圆珠笔之问”到“中国好笔”_周刊杂志

中国制造能让高铁飞驰、蛟龙潜海、玉兔登月,却为何造不出一支好用的圆珠笔,这一问题曾经戳中了中国制造业的“软肋”。

2015年1月冬季达沃斯期间,李克强总理发现国外制造的笔很好用,特意问到中国制造的笔能不能做到书写这么流畅;2016年1月,他在参加一个钢铁煤炭行业产能过剩座谈会时再次提及,中国至今不能生产模具钢,比如圆珠笔的“圆珠”都需要进口。

一支不起眼的圆珠笔,在总理两次发问后,迅速成为社会公众关注的焦点,也成为制笔行业的心头大事。

10月13日,在“发扬工匠精神、提升中国品牌”论坛上,制笔企业贝发集团董事长邱智铭就此接受了《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的采访。

在知名制笔企业贝发集团董事长邱智铭看来,“高端笔制造有两个关键生产技术工艺——笔头和油墨。它们就像是扼住了中国制笔人的咽喉,让人喘不上气。”

一组数据也曾显示了中国制笔行业大而不强的“尴尬”:我国逾3000家制笔企业,年产400多亿支笔,占全球八成市场份额。然而,仅以圆珠笔为例,九成笔尖球珠需进口,八成墨水从日韩进口,笔尖球座体的生产设备更是全部从瑞士、日本进口。

其实在总理发问之前,科技部门已发现了制笔行业的“尴尬”。2011年,科技部组织了“十二五”国家科技支撑项目计划——“笔头材料及其制备技术研发与产业化”课题和“圆珠笔墨水关键技术开发与产业化”,希望突破长期制约中国制笔行业向高端发展的三大瓶颈:不锈钢笔头、高端油墨工艺和相关装备。

太钢集团是不锈钢笔头线材研发的主要承担单位。经过技术攻关,2014年年底,太钢集团生产出了符合要求的不锈钢线材。2017年1月,太钢集团又宣布,其研发生产的圆珠笔笔头用不锈钢新型材料已成功应用于国内制笔厂家,性能与进口产品水平相当。未来两年内,制笔用不锈钢材料将有望完全实现自主化。

贝发集团则承担其中的油墨水难题。邱智铭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解释说:“人身体亚健康有‘三高’,笔也有‘三高’。第一高,笔怕高温,因为在高温条件下容易漏墨;第二,怕高海拔,因为海拔高了,也容易漏墨;第三,怕高湿度,因为湿度高了,笔里的油墨跟空气中的细菌进行发酵,发酵以后书写的时候就会断断续续。”

邱智铭介绍,贝发集团的自动锁墨系统,使油墨触变性达到国际先进水平,有效克服了书写时不连贯、漏油的现象。

贝发集团从上世纪90年代建厂,从一个几十人的小作坊,到现在的浙江明星企业,经历了三次嬗变:从初期的贴牌抢占市场,到品质阶段的提升品牌,再到品牌阶段的打造品牌。

“企业家的匠心,是要专注自己的行业,专注自己选择的专业,做个几十年,再复杂的东西也变得简单。”邱智铭说,“一直专注做笔的主业是需要企业家精神和情怀的,是需要抵挡住诱惑的。前几年房地产很吸引人,我们也可以很轻松地拿一些土地过来,或者投入一些村镇银行、买矿卖矿,这些都可以获得很多的利润。有些人说,如果你做房地产,很快会做成百亿、千亿的企业。而我坚持认为做笔也能成为十亿、百亿的企业,这是我在诱惑面前的选择。”

目前,贝发集团已拥有制笔五大核心技术,1000多项有效专利,平均每3天研发一款新产品。如今,贝发集团每年有180个品种30亿支笔走向海外市场,销往150多个国家和地区。邱智铭透露,与高端笔品牌万宝龙相比,贝发的高端笔系列在耐高温、耐高海拔、耐高湿度方面已实现超越。

邱智铭回忆:“杭州G20峰会期间,德国总理默克尔收到了一支贝发生产的G20元首笔,回去以后不小心丢了,后来她通过外交途径又向我们要了3支。这说明中国产品已经获得了全球领袖以及重大活动事件的认可。”

中国制笔协会统计显示,2016年制笔行业规模以上企业主营业务收入为321.27亿元,同比增长6.47%;利润为20.27亿元,同比增长13.68%。

不过,据中国海关统计,制笔行业2016年出口金额为28.01亿美元,同比下降1.36%。圆珠笔出口占全部笔类产品出口的份额比上年减少了3.42%,中国圆珠笔在国际市场上的出口优势正逐步减弱。

针对“圆珠笔之问”难题,李克强总理曾指出,中国经济迈向中高端,中国制造业要接受消费者的选择和检验,“现在是多元化的选择,中国制造一定要突破这个难题。”

“质量强国”“企业家精神”“工匠精神”等字眼也在十九大报告中频现。

对此,国家质检总局原副局长、中国检验检疫学会会长魏传忠对记者表示,“打造品牌,保证产品质量,这个是全社会关注的问题,也是我们国家建设质量强国的重点。而建设质量强国的落实主体,要靠贝发集团这些重质量、守信用的企业。”

魏传忠建议,除了受电商迅速发展冲击之外,现在的品牌企业也面临假冒伪劣产品的干扰难题,国家层面急需建立品牌企业电商保障体系,如制定质量信誉标准、追溯标准和质量保险先行赔付标准等。

为何有些企业不愿意下大力气花在产品质量上?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资源与环境政策研究所副所长李佐军曾就此话题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解释:“目前产权制度不太健全,主要是创新的成本和风险比较高,需要大量投入,屠呦呦研究青蒿素就花费了大量的精力和时间。而即使投入了大量人力、物力和财力,创新有时也难以实现。另外,如果创新成功,因缺乏对这种产品严格保护,会导致跟风抄袭者和模仿创新现象。这对付出巨大投入的企业极为不利。”

除此之外,邱智铭表示,建设质量强国,也需要国内消费者对中国制造的支持和信心。他呼吁消费者对在中国供给侧改革过程中产品的转型和提升多一点理解和包容。



友情链接:
三维推
  
牛x网网站地图

扫码查看移动端

返回
首页